筆趣館 > 從1983開始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是個人才

第二百四十七章 是個人才

“許非?”
  
  領導略感耳熟,細想又沒什么印象,問:“他是導演么?”
  
  “演員出身,拍過《紅樓夢》,后來進藝術中心做幕后。《便衣警察》、《胡同人家》都有參與,還給胡同寫過幾集劇本,聽說第二部變制片人了,從頭到尾一手包辦。”
  
  底下都是文藝界人士,自然有了解的。
  
  哦!
  
  這么一提,領導有記憶了,畢竟看過胡同。
  
  鄧在君聽到這個名字也很意外,道:“對,我說那人就是他,87年京臺春晚的策劃。”
  
  “當真?”
  
  “當真,籌款義演那個風格,一看就是他的路數。”
  
  “他多大年紀?”
  
  “聽說二十出頭,反正挺年輕的。”
  
  “那此人是個人才啊!”
  
  領導真驚訝了,頓了頓,又對鄧在君和總導演道:“你們的困難我了解,但你們也要明白,不僅是演出組,任何一個部門都有困難。
  
  既然分出崗位,就是讓你們全權負責。大膽去做,央視資源不夠就從地方借調,國家這么大的活動,就該聚集八方英才……好了,今天先開到這,節目就拜托大家了。”
  
  會議散場。
  
  領導回到辦公室,秘書捧著盒子跟隨,老王也在旁邊詳細講了一下,問:“贊助的事兒,您什么想法?”
  
  “目前有別家企業聯系么?”
  
  “只有梅花,想包辦我們的運動服。”
  
  “梅花……”
  
  領導揉揉太陽穴,梅花是國民品牌不假,可自己都覺著丑,尤其跟西方一比。
  
  “那什么阿迪、耐克呢?它們沒動靜?”
  
  “還沒有,可能是亞運會,不是奧運,人家興趣不大。”
  
  “溝通溝通吧,省一點是一點。哎,它們是不是主打運動服裝?”
  
  “對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領導考慮片刻,“等一等,實在沒有的話,再答復那個許非。要掏點贊助費,可以商量,衣服還是很好看的。”
  
  “明白。”
  
  倆人退出屋子,領導又翻了翻待閱文件,不禁嘆了口氣,寫上倆字:再議。
  
  這份文件是,火炬接力處準備明碼標價,誰能掏出300萬美元,誰就能獨家承辦亞運火炬傳遞活動。
  
  甭管中國的還是外國的,掏錢就給,想打多少廣告打多少廣告。
  
  說起來有點恥辱,但是窮啊。
  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“這里停一下!”
  
  藝術中心,小黑屋,許非指了指屏幕,“韓老師和趙老師握手的時候,不要馬上給葛尤鏡頭,停個兩三秒再轉過去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剪輯師記錄一筆。
  
  “還有倆人唱大鼓,不要加配樂,就現場音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音效師也記錄一筆。
  
  “別的沒什么了,下一集。”
  
  兩位師傅資歷很深,面對一個后生卻沒二話,讓怎么干就怎么干。
  
  許非殺青之后,沒比以前輕松多少,白天看后期,晚上寫劇本,還得盯著亞組委那邊。
  
  贊助這種事,沒有一次性成功的,臉皮厚,嘴皮子利索,產品過硬,時刻去墨跡,這才能行。
  
  他不清楚本屆亞運會的贊助商都有誰,唯一肯定的就是李寧。
  
  兵敗漢城后,李寧很快宣布退役,當時都以為他會進體委,或者當教練,結果大跌眼球——他居然跑到健力寶公司下海了。
  
  李寧和李經緯合伙搞了個運動品牌,大家都曉得,而該品牌正是崛起于本界亞運會。
  
  貌似競爭對手,其實不挨著。前面說過服裝贊助有很多項,每家吃一塊就夠活,誰也沒實力包場。
  
  不過現在是88年,許非提前兩年搞贊助,能吃多少肯定要吃多少。
  
  伊蓮目前主打女裝,男裝開發理所當然,將來還會有運動系列。亞運會之后,全國大健身,運動服能賣瘋。
  
  他在小黑屋又蹲了半集,外面忽有人敲門:“小許,主任找你。”
  
  “知道了。”
  
  許非回了聲,道:“兩位老師辛苦些,就照這個思路剪,抖包袱的時候一氣呵成,千萬別加零碎。”
  
  倆人點頭應是,待他出去,剪輯師才啐了一口,“什么玩意兒,也不怕閃了腰。”
  
  “人家有本事啊,中心現在誰不服,你能耐你當面說?”
  
  “我傻啊我當面說?他是有本事,可對咱們也得尊重點吧,你瞧他那德性。”
  
  “現在年輕人當家做主,你以為還是我們那套呢?都快退休了,別惹麻煩。”
  
  “我可不想惹麻煩,就覺著物極必反。”
  
  剪輯師扒門瞅瞅,小聲道:“現在單位越搞越大,膈應他的人不少。你說年輕輕的連拍三部戲,巔峰了吧?眼前大家都捧著,但只要有一部砸了,嘿嘿,在單位可就難嘍……”
  
  嗡嗡嗡!
  
  正說著,外頭好像起了什么騷動,而且聲音越來越大,最后亂哄哄一片。
  
  剪輯師納悶,拉門問,“嘛呢?”
  
  “哎喲,別忙活了,快出來!”
  
  “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倆人莫名其妙的站到走廊里,見李沐那屋擠了好些人,擠過去一瞧,個個興高采烈,與有榮焉。
  
  “小許不得了啊,太長面兒了!”
  
  “絕對長面兒!”
  
  “聽說上頭指名道姓要的,這名聲可沖出二環了啊!”
  
  “哎,開幕式能看著你么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倆人面面相覷,聽了一會明白了:剛收著借調函,許老師要去亞運會搞節目了。
  
  ……
  
  作為中國舉辦的第一個綜合性國際體育大賽,亞運會早就跟國家榮譽感聯系在了一起。
  
  “人人為亞運”,口號不是白喊的,真這么想。
  
  許非是藝術中心獨苗,簡直倍感振奮。一幫人熱鬧了半天,好容易才轟走,許老師坐在李沐跟前,一臉懵逼。
  
  我就想賺點錢啊,怎么贊助的事兒沒回復,卻發了張函?亞組委演出組的名頭,讓自己過去搬磚,沒寫時限。
  
  “主任,我總不能呆到亞運會結束吧?小兩年呢?”
  
  “我專門打聽了,他們找你就是當策劃,想點子,平時過去開開會,不用深度參與。”
  
  李沐又驚喜又糾結,“我跟你講,京臺調過去不少人手,指名道姓的就你一個。聽說大領導還專門提了,說你小子是個人才……嘖,我臉上也有光啊。”
  
  “那我劇本咋辦?”
  
  “你可以一邊想節目,一邊寫劇本,不耽誤。”
  
  不耽誤個粑粑!
  
  許非撓撓頭,這種大事不能拒絕,拒絕了以后政治形象零分,“我盡力而為吧,那我可就去了。”
  
  
pk10期号杀三码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