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館 > 都市絕品狂尊 > 第0389章 姜士崇之死

第0389章 姜士崇之死

    “開山鉞!”姜桓高呼一聲,長戟強勢劈下。
      所有人都關注著這一幕,他們心想,難道姜士崇這么簡單就要被斬殺了嗎?
      當然不會,就在姜桓的長戟距離姜士崇還有一尺的時候,他的雙腳竟然被后面的那些持續生長的藤蔓給纏繞住了。
      不僅如此,在那些柔軟的藤蔓生長出來很多的尖刺。
      這些尖刺看似柔軟,但是卻極端的堅韌,它們一根根的就好像蚊蟲的口器一般,深深的扎進姜桓的皮肉之內,它們似乎還在吮吸姜桓的血液。
      如此陰狠的手段,可能也只有姜士崇這般陰狠的人才能夠使用的出來吧。
      這滕然的突然出擊,使得姜桓不能繼續向前,并且此時的他,看起來非常的痛苦。
      但是,他似乎還不準備放棄。
      一直都沒有使用靈力的姜桓,此時不得不使用靈力了。
      “姜士崇,你難道忘記了嗎?我也是擁有木系體質的人,你的這些陰狠的手段,對我沒用!”姜桓將長戟暫時收回,渾身的靈力開始運轉。
      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姜桓的身上彌漫開來,其中還伴隨著濃郁的生命氣息。
      姜桓身上的那些被荊棘劃破的傷口竟然開始漸漸愈合。
      而那些扎進姜桓身體里面的尖刺,竟然被姜桓的木系靈力直接同化,消解之后,變成了姜桓靈力的一部分。
      甚至于周圍的那些被姜士崇召喚出來的樹木和藤條,也在這一刻漸漸消融。
  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包括趙巖在內的所有人都為之驚嘆不已。
      然而,前方的姜士崇怎么可能坐以待斃,趁著姜桓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,他操起手中的淡青色寶劍,朝著姜桓的心臟猛刺而來。
      “給我去死吧!”姜士崇陰狠的目光,盯著姜桓的眼睛高聲的吼叫著,這一刻他等待的太久了,要不是因為這個姜桓,可能他的計劃已經完成了。
      而此時的他,卻被姜桓逼迫的如此狼狽,他不甘心,姜桓不死他怎么能夠消解心頭之恨。
      不,就算是姜桓死了,也不能消解他心中的恨,他要殺,他要將所有反對自己的人全都殺死。
      他是帶著這些憤恨刺出的這一劍。
      姜桓會在他這強力的一刺之下死掉嗎?
      趙巖很為姜桓擔心,但是,作為外人,他已經做了自己可以做的事情,他不能繼續插手。
      看著姜士崇刺出的那一劍,趙巖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。
      而周圍的其他人同樣如此,他們之前都對姜士崇表現出了一定程度上的支持,如果姜桓死了,姜士崇成功了,那么接下來大家如何面對?
      “噗呲……”利器破體的聲音從前方傳來。
      眾人目光驚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,此刻,就連姜士崇自己都驚異的看著眼前的姜桓。
      此刻的姜桓,正被那柄三青澀的寶劍刺中了胸口,而他的左手,卻緊緊的握在劍身之上。
      他的胸口和左手,都在流血,但是這卻阻攔了寶劍繼續前進。
  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姜士崇不敢相信這一切,他居然沒有成功?
      而且,此時此刻,他似乎還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。
      姜桓右手中的長戟早已不見,取而代之的則是姜桓如巨錘一般的拳頭。
      當姜士崇意識到這一點的的時候,那拳頭已經印在了姜士崇的臉上。
      “咚……”的一聲悶響,姜士崇竟然被一拳頭轟出了十數米。
      這還是姜桓被側面掣肘的情況下打出的這一拳,如果是正面攻擊的話,姜士崇恐怕不死也殘了吧?
      即便如此,此刻姜士崇的臉也已經歪了,他的臉上明顯的凹陷了下去,下巴也斜了,他臉部的骨骼,不知道碎了多少塊。
      姜士崇艱難的抬起頭,還想要做垂死的掙扎,然而,一柄淡青色的寶劍,卻從他的胸口冒了出來。
      那柄寶劍他很熟悉,那就是他自己的寶劍。
      在看到寶劍的一剎那,姜士崇渾身一松,整個人垮了下去,側臥在了地面之上。
      這個時候,他看見姜桓那高大的身軀就站在他的身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      “你……成功了!”姜士崇竟然笑著說出了這句話。
      但是,姜桓并沒有準備就這樣結束,他大手一揮,將插進姜士崇胸口的寶劍召回,重新握在手中。
      他冷眼盯著姜士崇的眼睛,長劍朝著姜士崇的脖頸揮了下去。
      “不要!”楚修想要阻攔這一切,但是很明顯已經晚了。
      姜士崇的頭顱,已經和肉體分離,但是他的臉上卻還帶著微笑。
      也許,在他死亡的那一刻,他真正的放下了啊?
      “哎……”楚修長嘆一聲。
      “上使為何如此?難道姜士崇不該死嗎?”趙巖好奇的問道。
      “趙先生有所不知,這姜士崇是我師伯最得意的弟子,現在他死了,師伯豈會善罷甘休?”楚修為難的說道。
      “那么按照上使的意思,姜士崇如此倒行逆施,屠殺了這么多人,甚至連姬家家主都被他重傷了,這一切就都是應該的?”趙巖質問道。
      “噗”的一聲,前方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,姜桓倒下了。
      這聲音打斷了趙巖和楚修的對話,所有人都看向姜桓。
  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這個時候,那些跟隨姜桓而來的人一個個悲呼著跑向姜桓的位置。
      經過如此慘烈的大戰,姜士崇死了,姜桓又能好到那里去?
      趙巖沒有繼續理會楚修,而是朝著曲勝男說道:“小男,我們過去!”
      “是!”曲勝男應了一聲,跟了過去。
      看到趙巖的到來,那些姜桓的手下,一個個自覺的讓開一條道。
      他們此刻也明白了,他們以及他們的大哥,之所以能夠發揮出這樣遠遠超出自己的力量,和面前的這個少年有著重要的關系。
      不管這個少年的目的是什么,總之他幫了自己,他們不會阻攔趙巖的腳步。
      趙巖來到姜桓的身邊,看到的卻是一個千穿百孔的身體。
      藥劑的效果已經過去,他本來應該受的傷,現在才凸顯出來。
      之前被那些木之利器刺中的地方,出現了一個個清晰可見的血洞。
      而那些被毒刺劃傷以及被藤蔓上荊棘刺中的位置,也都被毒血封了喉。
      要是不及時救治的話,姜桓必死無疑。
      就算是救治過來,也可能只剩下半條命。
  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  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  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      ……圍在這里的那些金丹強全都想著趙巖跪下說道:“請救救我們大哥吧!”
      趙巖一臉厭惡的說道:“先起來再說,我有沒說不救他!”
      那些人一看趙巖的態度,趕緊站了起來,卻對趙巖的話,沒有絲毫的怨氣。
      “小男,給他解毒!”趙巖回頭對身后的曲勝男說道。
      “是!”曲勝男應聲向前,來到姜桓的身邊。
      趙巖則在曲勝男出手之前,封住了姜桓身體的幾處要穴。
      曲勝男在姜桓的身前盤做了下來,平靜的觀察一片刻之后,雙手放在雙膝之上,開始運轉《青蓮靜心訣》。
      緊接著,從曲勝男的身上,彌漫而出了比之前姜士崇和姜桓還要精純的生命氣息。
      周圍的那些姜家的金丹強者都驚呆了。
      他們也是修煉的木系功法,為什么他們的生命氣息還沒有一個筑基境界的小姑娘精純?
      吃驚的不僅僅是他們,還有跟隨而來的楚修和其他仙門的金丹強者。
      他們知道趙巖強大,沒想到他的弟子也是這般的不凡。
      僅僅只有筑基境界,竟然擁有如此精純的生命氣息,真是讓他們很是意外呀。
      這些震驚對于曲勝男來講,一點影響都沒有。
      此刻的她,只是專心的執行趙巖的命令,操控著她的生命氣息,一點點的深入姜桓的那些被毒刺劃傷的傷口之上。
      在眾人驚異的關注之下,那些已經封了喉的傷口,在遇到曲勝男的生命氣息之后,竟然肉眼可見的消解。
      那些封了喉的傷口上,那些結了痂的黑色血液,竟然肉眼可見的在消融,漸漸變成殷紅色。
      “真是嘆為觀止啊!”寧忠澤忍不住驚嘆了一聲。
      “小小年紀,竟然有如此能力,趙先生真是賺大了!”這次說話的是孫良,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。
      “都保持安靜,現在容不得有半點的差池,這個姜桓體內也有傷,不要打攪了這小姑娘!”楚修提醒大家說道。
      大家聽了楚修的提醒之后,立刻謹慎起來。
      此刻有一個人卻非常的不開心,那就是祁同林。
      要說這里有人很不愿意姜士崇死掉的話,可能祁同林必定是其中的一員。
      趙巖早就從祁同林的表現上看出,這個祁同林也和姜士崇有著共同的“理想”。
      這恐怕就是長興山,楚修他們的那個師伯的愿望,也不知道在九大仙門之中,到底還有多少像姜士崇和祁同林這樣的人物。
      不過,現在的祁同林卻一點也不敢放肆,連姜士崇都死了,他敢如何。
      現在的趙巖當然也沒有功夫搭理祁同林,他此刻要專心幫助姜桓療傷。
      曲勝男幫助姜桓解毒,修復內外傷害,而趙巖則是行針的同時,幫助姜桓疏通經絡。
      本來已經面無血色的姜桓,竟然很快恢復,僅僅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,姜桓的膚色便恢復了正常。
      只是人還沒有醒來。
      當趙巖和曲勝男完成了治療,站起身來的時候,周圍姜桓的那些兄弟再次下跪,高聲喊道:“趙先生救命之恩,我等銘感五內!”
      趙巖卻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:“好了好了,你們還不趕緊為你們的大哥找一個舒服的地方好好的睡一覺,恢復一下身體?”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    “是!”這些人就好像執行命令一般的回答。
      趙巖也是搖了搖頭,沒有任何回應。
      現在還有一件難題要解決,那就是周圍還有上百名的姜家強者,這些人大多都是歷屆大比的前三名。
      此刻姜士崇死了,元洲小世界大亂,接下來該如何收場?
      這時候,楚修看向周圍的那些人說道:“你們還打算繼續?”
      那些姜家子弟聽了楚修的話之后們紛紛抱拳說道:“不敢!”
      “那還不趕緊回去,阻止這場可笑的動亂!”楚修嚴厲的呵斥道。
      “是!”那些人應了一聲,紛紛騰空而起,朝著天元城而去。
  
pk10期号杀三码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