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館 > 都市第一仙帝 > 第三十章 為什么要走

第三十章 為什么要走

帶著無數的疑問,葉辰進入了深度的修煉狀態,一絲絲純凈的星輝能量快速鉆入葉辰全身各處的經脈中去,滋潤著因為使用皇極斬而損傷的細胞。
  
  一夜無話。
  
  翌日早晨,葉辰直接被一個電話吵醒,葉辰拿起電話,發現居然是李老爺子打過來的。
  
  “葉辰,醒了沒?我有大事要跟你說。”李老爺子的聲音顯得非常的急促。
  
  “什么事?”葉辰微微一怔。
  
  “你先開門,我在你家門外。”
  
  葉辰頓時有點無語,這大清早的,李老爺子為何會親自過來找自己,而且聽語氣好像很緊張的樣子。
  
  葉辰并不知道昨天他將秦家父子殺掉在江市引起了多大的震動,整個江市幾乎都要為之沸騰了。
  
  此時,在葉家門口,已經來了至少十幾個人。李老爺子,方天耀,吳師傅,任小前,這些人盡數趕來。
  
  “什么情況?”葉辰打開門,看到一群人站在門外,而且看他眼神如同在看熊貓一般,葉辰心中頓時異常郁悶。
  
  “進去說。”李老爺子也沒時間給他解釋,直接對其他三人揮了揮手,四人不由分說,直接進了葉家客廳。
  
  “葉辰,你沒事吧?”剛進客廳,任小前便忍不住擔心的問起來。
  
  “我能有什么事啊,剛才在睡覺,被你們的敲門聲吵醒了。”葉辰無語的說道,完全搞不懂他們為何突然過來找自己。
  
  “睡覺?你還有心情睡覺!真是服了你了!”任小前聽到這話頓時俏臉微怒,嗔怪道:“天都快塌了,你居然還能睡著覺。”
  
  “塌不了,就算塌了,我也會幫你頂著的。”葉辰么敲了敲她的小腦袋,認真的說道。
  
  “你!”任小前已經徹底對他無語了,索性也不再多說,直接往沙發上一躺,準備聽李老爺子是如何訓斥他的。
  
  “老爺子,你喝茶。”葉辰非常尊敬的給李老爺子泡了一杯龍井,他向來就非常尊重李老爺子。
  
  “葉辰,你坐下,咱爺倆今天好好聊聊。”李老爺子接過茶杯,微微嘆氣說道,一邊的方天耀立刻識趣的江門窗關上,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談話,不宜被外人聽到,如果傳到某些人耳中,可能會對他們自身造成毀滅性的打擊。
  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看著眾人緊張的表情,葉辰歪了歪頭,直接問道。
  
  方天耀看著他凝重的說道:“今天一大早,江市各大傳媒均放出消息,秦家家主父子尸首分離,慘死家中,整個江市為之震怖。”
  
  “哦,我殺的。”葉辰淡淡看了一眼眾人,淡淡的說道。
  
  “葉辰!”任小前直接從位子上站起來,恨恨道:“你怎么可以承認是你干的?現在官方又沒有任何定論。”
  
  “是啊,任小姐說的沒錯,官方說暫時找不到任何嫌疑人的線索,誰都不能把這個罪名掛在葉先生您頭上。”吳師傅認真的說道。
  
  聞言葉辰笑了笑:“確實是我殺的啊。”
  
  他昨晚將兩人殺害之后,直接施展法術,將所有指紋等證據全部抹除,他離開秦家的時候,秦家所有的攝像頭也直接被他引發的一道雷電擊中,現代刑偵找不到任何證據簡直太正常不過了。
  
  “你!葉辰,你給我閉嘴!”任曉前直接伸出手將他的嘴堵上。
  
  “好了,都安靜一下,聽老頭我說兩句。”
  
  李老爺子微微咳了一聲,看向葉辰認真說道:“葉辰,具體細節我這個老家伙也不想問你,你也不必向任何人解釋,但是有一點,你必須答應我。”
  
  “老爺子請說。”葉辰微微一笑說道。
  
  “我已經給你訂好機票了,中午的飛機,你立刻離開華夏,到國外去。”老爺子語氣凝重的說道:“我早年有一個商業伙伴,現在定居德國,你直接過去,然后就說是我介紹你過去的。”
  
  “江市這個地方,你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!”老爺子耳提面命的說道。
  
  他的話音剛落,方天耀便是從口袋中掏出來一張銀行卡,直接遞到葉辰面前說道:“葉先生,這張卡里一共有五千萬,您先用著,如果在國外不夠用,你就說一聲,我隨時再給你打過去。”
  
  “任小姐的機票我們也給她買好了,你們二人今后先去國外躲躲吧!”吳師傅說道。
  
  “葉辰,你就聽他們一次吧,這次的事情非比尋常,再不走恐怕真的來不及了。”任曉前也不顧矜持作風,直接挽住了葉辰的胳膊,看向葉辰的眼神中,充滿了畏懼。
  
  “走吧!到一個沒人認識你們的地方!先過個十年再想回華夏的主意!”李老爺子接著說道。
  
  “走?”
  
  葉辰額頭上頓時出現好幾道黑線,不解的看著眾人:“為什么要走?”
  
  “因為秦家的那位老祖很快就要回來了!”李老爺子嚴肅的說道。
  
  “為什么他回來我就要走?”葉辰好笑的搖搖頭:“我葉辰立世,從來不坐茍且偷生之事!”
  
  “再說了,那個秦家老祖又算個什么東西?也配讓我走!”
  
  葉辰站起身來,目光一一掃過眾人,淡然道:“放心吧諸位,我就擔心那個秦家老祖不敢來呢,他敢來,我就把他殺了。”
  
  “葉先生,此事并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啊!”吳師傅長長抽了口涼氣說道:“秦家老祖秦雄勝早在五年之前就已經是內勁巔峰,這些年隱匿海外,潛心修煉,不知所蹤,此次歸來怕是要修成宗師之境了!”
  
  聽到宗師兩個字,就連李老爺子都露出了異常駭然的神色。
  
  他曾經聽葉辰父母說過,宗師強者幾乎是華夏古武界的巔峰。
  
  “葉辰,此事萬不可唐突!”
  
  李老爺子瞳孔微微縮住,凝重道:“我以前曾經聽說,武入宗師,刀槍不懼,舉手投足之間便有萬均之力,甚至能以一己之力,撼動坦克,那種強者,實在是不能招惹的。”
  
  “并且,據說,每個一個宗師,都是受華夏古武協會保護的!”
  
  “呵呵,老爺子嚴重了。”葉辰笑笑,不以為意道:“宗師在我眼里,和螻蟻無異。”
  
  “還是那句話,他敢來,我就敢殺。”
  
  “古武協會敢保他,那我就把古武協會整個端了。”
pk10期号杀三码软件